IMAG3314.jpg

整天只能瞪著天花板與病魔奮戰的孩子,原來有小羊小雞陪著.... 

回想過去這大半個月...真的是一場惡夢...

好希望趕快醒過來,但這夢魘老老實實的絆著我半個多月...

 

其實二月底那陣子寒流不斷,不巧女兒學校的游泳課又正好是這段時間

其實有各種理由可以摸魚不下水的...

可是這位小女生有種莫名的堅持與榮譽感,除非是小紅報到,否則她一定下水

可能也是這個原因,從游泳課開始,她就已經連續兩週的不斷的發燒感冒

每週四下午不知是否是巧合上完游泳課課,連著兩週的週五她都發燒看醫生,一回是急性咽喉炎,一回是一般感冒...

或許女兒的整個抵抗力身體的免疫力在這起起伏伏中都已經轉弱了。

 

話說就在3/11星期五的下午,我接到學校保健室的電話,女兒發燒39度,請帶去看醫生

我很怕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,只要來電顯示是學校的總機,我的神經線都會整個緊繃...

惡夢就是從這通電話開始....

有小孩的家庭,總是要有個能隨時請假照顧孩子的角色

真的很感謝我的老闆非常包容我,體諒我。

電話一掛下,連忙跟老闆請假,衝去接女兒,她是被老師攙扶著出來的,除了高燒,說右腿非常酸痛...

學校一直叮嚀如果是流感要通報喔...

先帶去平時常去的內科小兒科診所,診間人不少,等了半個多小時,終於輪到

醫生說看來很像流感,但是他門診沒有做流感快篩,要我去最近的台安醫院急診快篩

到了台安急診,一量39.6度,先打了一記退燒針(女兒怕打針,哭得好慘),然後等快篩要一個小時左右...

已經都下午五點多了...結果出來,陰性!沒有流感。但醫生說了流感初期有時病毒量太低如何如何所以也會篩不出來

女兒右腿酸痛...

新聞上不斷說著A流與B流的差別...等待的這一小時,我也不斷的巡問估狗大神,感覺流行大神真的來到我們頭上了

我想還是自費吃克流感比較安心...

然後我們就領了藥回家了。

回家當晚我與先生已經排出了隔離計畫,女兒睡客廳沙發,房間留給弟弟,我與先生分別輪流去客廳陪睡

女兒每次發燒都很高溫,而且全身非常的冷,吃了克流感,似乎有好一點。

我先生還搬出泡腳機,要女兒發燒泡一泡腳,覺得這樣就會出汗有助於病情改善。就這樣第一晚過去了...

週六早上發現右小腿接近腳踝處有一整排類似蚊子叮咬的紅腫小泡

客廳蚊子有這麼壞嗎?只專叮右腳?我拿出蚊蟲叮咬的藥膏擦擦,這時女兒一樣右腿一樣酸痛不太能走

直到週六的晚上週日的凌晨,發現吃退燒克流感都沒什麼用了居燃燒到41度,孩子整個人說她非常的冷

3/13的凌晨三四點我再次的帶她到台安急診...

再作了一次快篩,這次我請急診醫生看一下右小腿疑似被蚊子叮的部位,才發現不是什麼流感,感冒

而是非常嚴重的蜂窩性組織炎

已經沿著淋巴往大腿延伸了所以之前才會說右大腿一直很酸痛...

立刻開始施打抗生素,並且在急診室等住院。

 

很多朋友都問我,應該有傷口吧?

真的,我女兒的右腳上沒有明顯的傷口。

就算要很勉強的找出傷口也是一兩月前穿新鞋摩擦的指頭傷,但也都好了。

還有去年夏天被蚊子叮的一些小抓疤也都已經疤了...

 

醫生說傷口無所不在,細菌也無所不在,只是我們身體的免疫力防禦系統夠不夠堅強而已...

 

在台安住院,持續的打抗生素,從一代,二代,用到第三代,

時間也超過72小時了,小腿的紅腫漲痛的狀況持續擴大

整隻右小腿已經腫到快接近膝蓋了

唯一的改善是發燒從41度,降到39度左右,頻率從四個小時一次變成大約六七個小時一次,強烈畏寒的狀況逐漸改善

前一兩天,只要一發燒畏寒發作起來,是所有的羽毛衣羽毛被甚至我整個人抱上去都還一直說好冷的

到了3/16(三)也是進入在台安住院的第四天了,決定要做電腦斷層掃瞄女兒的右腿,徹底看看發炎的狀況是否已經到筋膜..

據說細菌若是侵犯到筋膜,是非常緊急需要立刻開刀處理的,實在不清楚為何會這麼嚴重

這兩三天,我也開始請教一些醫療背景的好朋友,我女兒怎麼會高燒都退不下來...而且右小腿的腫大真的越來越讓人心驚...

朋友建議還是轉診台大這種醫療中心處理為宜...

台安的醫生很親切也很認真,可是...病情就不見明顯起色...

在台安做完斷層掃瞄後,台大的醫療系統也準備好了,我們就直接辦理轉院...

外頭的陰雨寒冷一直沒斷過

帶著台安的斷層掃瞄片,以及台安醫生很認真寫的醫療記錄單,3/16下午我們來到台大兒醫...

進入台大兒醫,醫生的陣容和台安整個大不相同

我們見識到電視劇白色巨塔的或DOCTOR X裡面那種大醫師看診後頭一大群十幾個醫師跟著的盛況...

小小的病房裡一下子要塞近十幾個大人,還真的有些壓力

感染科醫生先決定要改換抗生素,而且是同時兩種新藥交互打,一個六小時打一次一種八小時打一次...

女兒的雙手的手臂真的很慘,雖說是靜脈注射的點滴軟針,

每一次的扎針都是一個煎熬與考驗

原來同一條靜脈打個兩三天就會產生發炎現象,就要另尋他途,

前前後後的更換打了不下十個針孔...

IMAG3324.jpg

題外話一下,靜脈扎針真的技術好壞差好多,

第一天到台大遇到的值班護士,清清秀秀的很是秀氣親切,但是卻是折磨人的新手

護士關掉所有的電燈抓著一只小燈,這裡按那裡壓的,然後扎下去,又戳又拉的怎樣也吸不出血....

宣告失敗,要再來一次...

這頭手的主人已經哭的稀哩嘩啦傷心欲絕

當下我還真的有些後悔,台安的護士阿姨技術好很多ㄋㄟ...

記得清秀護士大姊姊,在手主人哭到一個中場休息,然後咬緊手帕悶住呼吸,

總算第二次的靜脈血管尋找大工程總算成功,但只完成一半這針只能許藥劑打進去,卻抽不出血....

可是醫囑要抽一管血做血液檢驗,只好再另找條粗血管狠狠的抽一管,真的折磨人阿!

弄完居然滿臉的淚水汗水,半小時過去了...

 

台安的醫生看過電腦斷層的資料,在我們轉院到達台大的一兩個小時,還打電話告知:認為發炎已經到達筋膜,覺得有必要進行外科開刀治療,

記得那天我整個人好慌好慌,各方面的建議都進來,到底要不要開刀?會不會延誤醫療時間?真的好煎熬...

台大的整型外科醫生一直到入院的隔天中午才來病房會診,

我提出筋膜炎的疑慮,還被整外醫生有點嘲笑:如果是筋膜炎,我們就不會站在這裡講話了...

被嘲笑也罷,不用擔心筋膜炎開刀的問題,心情就輕鬆多了。

 

就這樣新的抗生素開始打了,果然每天發燒的狀況逐漸改善,從39,降到38.5慢慢的不用給退燒藥了

腿的腫脹也稍微開始消,之前快速腫脹的皮膚出現縐折小細紋,表示在消了...

紅腫的範圍也從一度快到膝蓋,一路往下退敗,每天每天住院醫師都很仔細的量,用筆畫出紅腫的範圍...

看著腿上的線越來越往下...病況也逐漸的好轉

真的是好景不長....

 

在進入台大的第六天3/21(一)晚上,發現女兒又開始發燒了,而且燒到39度,醫生擔心有感冒的狀況,先給退燒藥觀察...

經過檢查完全沒有感冒現象,醫生判斷應該是抗生素過敏,改開抗過敏藥物試試看,

大約這樣燒燒退退兩天,終於不再發燒了...

但真的這次的病很難纏,一波剛平,另波又起...

 

3/24(四)晚上,居然全身開始起紅疹子了,這次很慘,還稍稍會癢,

紅疹在打針的手臂上遍布,背上,腿上...幾乎全身只有左腿是沒有紅疹的

醫生決定要換抗生素了..已經是第六種抗生素

抗過敏藥劑繼續吃...抗生素繼續打...

前後已經住院半個月了

終於在3/27(日),換成口服抗生素,觀察半天確定沒有過敏反應...

在3/28(一)的下午,主治醫師來做最後一次的巡房,依舊是如第一天看到了一人出巡,會有一整間塞滿的白衣人跟隨

我們私下稱主治醫師為陳老闆,終於陳老闆宣布:讓我們回家了!

腿上的紅腫,還沒有完全痊癒,只是可以不用再打針了,只要按時服藥就可以控制....

連日的陰雨也在3/28徹底的放晴,在陽光燦爛下我們回家

真的是一場大惡夢,夢醒來了...

 

能平安活著,真好~

 

後記:

感謝台大感染科的陳中明醫師,黃立民醫師,陳鸞英醫師,黃立宇醫師,蘇醫師...

以及可愛又親切的12PW護理站的護士天使們

很感謝台安的陳醫師,王醫師以及護理團隊們

以及所有在這段時間費心費力用各種方式幫忙宇婷,以及祝福宇婷的所有好朋友們,

辛苦的爸爸每天晚上陪著宇婷睡在醫院

很努力的弟弟在家裡幫忙分攤家事

謝謝,有你們真好~

IMAG3346.jpg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魚 的頭像
小魚

小魚的悠遊天地

小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